导火牛LOGO
专栏文章ARTICLE
美丽的七月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6-08-24浏览次数:

美丽的七月


坐在餐厅。还剩三分之一的热茶,与喧闹的马路一墙之隔。路灯和人群倒映在玻璃窗。

夜色一口一口吞食着冬天的黄昏。阴雨的天气,陌生脸孔、地王大厦、红绿灯斑马线、烤面包的香味、

古典音乐、绕过街角依偎在一起的撑伞恋人....

 用餐时间,食物悄然爬行到胃里,窗外的公车缓慢前行。习以为常。

 脑袋的世界空旷得像1986年一望无际的家乡旷野。每年七月,仿佛是一场约定,

炙热的大地总会升起大片大片绿油油的水稻,带来蛙鸣声,炊烟和雨季,以及乡亲们对收割期的期盼。

 嗯。七月!

1986年的回忆被早晨的薄雾、侠客幻想、村庄、花鸟、植物、森林、萤火虫、野猪、山水湖填满。

大雨噼噼啦啦从天而降,与青蛙们伴舞,在石板路跳出欢快的音符。哗啦啦,哗啦啦。

大雨落在河上,灌溉心田。我们用稚嫩的嗓音哼着不知名的童谣,一路奔跑。哗啦啦。那是耳边传来河流的谐奏曲。

 暑假。瞒着唠唠叨叨的外婆,和邻家小伙伴赤着脚丫,满山遍野留下一串串咯咯笑声,采摘野果,踩过山坡的无花草,

踏过被太阳烤得滚烫的河床。向山水湖冲刺,跳到半空,旋转,像只海豚一头扎入湖中,无拘无束挥霍掉夏季时光。

 山水湖边的一处斜坡,盛开高出我大半截的向日葵,放射出夺目的光芒,当捕到可以当玩具的甲壳虫时,

烟紫色的傍晚悄然而至,而外婆正拎着鞋子气喘吁吁地从大老远走过来,一副念念有词的架势,

吓得我像只小野猪迅速钻进后山的树丛中......


在没有风的午后,藏在潭底石缝的小鱼群,我们以小伙伴的外号给它们命名,

青色脑袋的蜻蜓飞过潭中央,夏日的太阳在群山之上,振臂高呼,回音回荡在寂静的山谷中。

关于早晨的印象,村里的男丁砍柴回来,衣服沾满汗水和朝霞的余辉,村姑在河边洗衣,鹅群在岸边的草丛觅食。

不远的村庄,在炊烟,竹林,嬉水声,稻香,纯朴爱情,心灵之间架起一座弯弯的彩虹桥,诉说着梦境一般的乡土童话。


安详的80年代的一方净土。遥远而亲切。

村庄以南,是二战时期留下的硝烟楼,雨点打在墙头的狗尾草,墙面写满了斑驳的忧伤,像青丝缠绕岁月的苍老美人孤立在大地之上,
藏着许多关于二战的故事。望着她,像谜一样。

如果万物也是一首诗,1986年的那个自己,不经意间已经化做文字,溶入村庄的历史,被村庄以自传的形式记录了下来,写在鹅卵石,写在向日葵,写在湖面,写在雨天......家乡最美丽记忆依然停留在1986年,

喝完残存几丝余温的热茶,搁下杯子。脑海有关村庄的记忆体缓缓潜入海底,此刻置身的世界与家乡的距离急剧拉开,

耳畔再次响起风声经过的松树林,像轻柔的梳子穿过外婆美丽的头发。

只是转眼间,外婆已是白发苍苍。
美丽的七月

返回列表
向左滚动更多作品
向右滚动更多作品
回到顶部